当前位置:主页 > 富宝资讯 >

得悉本人或被查,他演出 最后的猖狂

发布日期:2021-05-06 20:2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题目:得知自己或被查,这位市政协原副主席上演"最后的疯狂"

葛伟,男,汉族,1964年1月诞生,1981年12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入党,曾任浙江省长兴县吕山乡党委书记,长兴县经济技巧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浙江省湖州市太湖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湖州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兼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湖州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

2019年10月,因涉嫌严峻违纪违法,葛伟被浙江省纪委监委依法审查考察,并采用留置办法。2020年4月,葛伟被开革党籍、开除公职。2020年6月,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金华市人民检察院以葛伟涉嫌受贿罪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2月,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葛伟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宣判后,葛伟当庭表现遵从裁决,不上诉。

2月5日,随着法槌敲响,浙江省湖州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葛伟受贿一案落下帷幕。

机关算尽太聪慧。两年前,当得知自己可能被查,葛伟想尽措施、放松时间浪费权力,上演离开太湖旅游度假区前最后的猖狂——把之前许诺给某企业的优惠前提落实成书面协定,心里想着当前有机会,还要以此向该企业兑现好处。

算盘打好了。然而这一次,却只落了个空!

“权力变成了我谋取私利的工具,还恐怕过时作废,千方百计想要做到利益最大化,贪欲之心和盘托出。”理想信念坍塌,在疯狂逐利中腐蚀堕落,葛伟亲清不分,将度假区当成“自留地”“钱袋子”,一步步作茧自缚……

政商关联不清不楚,攀比阔绰甘被围猎

“什么都要讲求一点、有面子一点、拿得出手一点。”葛伟的堕落变质,从吃喝玩乐比阔气开端,慢慢冲破思维防线,进而价值取向呈现重大偏差。

1981年加入工作后,葛伟从长兴县小浦镇财税所专管员起步,仕途一路顺利,先后在长兴县乡镇、县级机关担负重要负责人。

2006年12月,因工作才能凸起,葛伟再次受到组织重用,到湖州市太湖游览度假区任治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分管投资等工作。

尔后,嗅觉敏锐的商人老板们相继而至,各式宴请杯盏交织,各种曲意逢迎奉承一直,在“糖衣炮弹”的攻势下,葛伟没能抵住诱惑、守住底线,很快与商人老板们打成一片。

相携出入高级场合,变换名堂吃喝玩乐,灯红酒绿的生活方法,让葛伟耽于吃苦,甚至把老板们当作好兄弟,将他们的花费习惯、物资条件作为生活的参照尺度。

思惟上松一寸,举动上就会散一尺。这句话,很快在葛伟身上得到印证。

2008年下半年,长兴县某化纤公司老板孙某为了感激葛伟之前对他生意上的帮助,并为谋求其今后能持续给予关照支撑,一次性送给已分开长兴县两年的葛伟50万元现金。

第一次收受这么多钱,葛伟是缓和、畏惧的。但很快,葛伟不动摇的理想信念就在贪欲面前败下阵来,“我认为离开长兴已经两年了,当初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又是现金,就收下了。”

初尝甜头的葛伟内心是不安的,这笔钱在他手上放了近一年都没敢拿出来用。过了很长一段时光,见没出什么问题,他的警戒心缓缓放下,自此一发不可整理。

在太湖旅游度假区工作期间,葛伟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度假区最大的两个项目。内心膨胀的葛伟以为这两个项目都是他的功绩,并将度假区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私家财产”。

在贪念的驱使下,葛伟罔顾纪法,打破行为底线,利用负责项目的机会疯狂敛财。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其个人受贿的1600余万元中,半数以上来自这两个项目的投资商郑某。

2009年12月,郑某的一个项目到了推动的要害阶段,为取得葛伟帮助,郑某送给他某银行的股份30万股。这笔银行干股,让葛伟在之后几年时间里,陆续以股份分成和转让款的情势,失掉了235万余元好处费。在葛伟的站台加持下,郑某的项目很快得以推进。

一来二往间,郑某对葛伟的围猎开始浸透到其生活的方方面面。两人一起出国考核,郑某送上美元“聊表情意”;葛伟要买房,郑某将自己公司开发的一套样板房低价发售给他;葛伟要装修房子,郑某不仅为他购买大批高档装修资料,还承当了装修用度90.5万元。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实际上就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葛伟对此亦心知肚明。

据葛伟供述,在服务项目中以权谋私,通过廉价购房收受贿赂,也是其权钱交易常用的隐秘手腕。

2011年,葛伟利用担任太湖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兼任主任的职务便利,为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建设项目上提供帮助。同年12月,葛伟购入了该公司开发的一处房产,通过两次向该公司负责人打召唤要优惠的方式,变相收受好处。2016年10月,他又如法炮制,以“优惠价”买下了该公司开发的另一处房产……

跟着职位晋升、权利增大,葛伟私欲蒙心,贪心膨胀,将党跟国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以权谋私的筹码,当作个人发财的工具,迫不得已落入围猎者的陷阱中。

“贴心”司机牵线搭桥,受贿千万一损俱损

上梁不正下梁歪。葛伟唯我独尊、风格霸道,为他服务的驾驶员叶丽智,也徐徐狐假虎威、仗势敛财。

“这个司机的‘本领’很大。”据办案职员先容,葛伟受贿的1606万余元中,有1024万余元系其伙同叶丽智共同收受。

葛伟在懊悔录中这样描写叶丽智:“长期给我开车,为人诚实牢靠,比拟虔诚。我对他十分信任,把公事、私事,都很释怀地交他去办理。”素日里的鞍前马后,让叶丽智对葛伟“台上”和“台下”的运动都一目了然,两人构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利益共同体。

有一次,叶丽智提出自己也想要赚点钱,改良生活,葛伟岂但没有严加批驳,反而踊跃谋划,帮助叶丽智一起“赚钱”。

看在葛伟的体面上,不少商人老板对“能吹得动耳边风”的叶丽智也多了多少分“敬佩”。

2011年下半年,时值太湖旅游度假区某项目公然招标,葛伟与叶丽智当时商定好,以叶丽智出头具名接洽、葛伟幕后帮忙的方式与老板们促成配合。没过多久,70万元的“辛劳费”,不费吹灰之力就落入了二人的囊中。

消息不翼而飞,此后,找叶丽智“攀关系”“拉门路”的人更多了起来。

2013年下半年,在为某公司名目工程款支付提供赞助后,叶丽智露面将葛伟一辆市价10.5万元的旧车以60万元高价出卖给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年5月,在为某公司中标工程供给辅助后,叶丽智和葛伟收受该公司项目经理200万元利益费……利用葛伟的权力,两人陆续做了数笔交易,在独特收受的贿赂中,最高一笔高达330万元。

这样的“好生意”,让不少脑筋机动的掮客觉得眼红,纷纭想要插一只脚、分一杯羹。

2016年下半年,湖州市水务团体城辨别公司仁皇山片区营业所原负责人冯海川自动找到葛伟、叶丽智,恳求二人为某公司承接土方工程提供帮助。在冯海川的提议下,叶丽智与请托公司负责人约定,按工程量的比例盘算好处费,并通过冯海川的账户进行收取,以狡兔三窟。这一笔交易使三人共收受好处费145万元,其中冯海川分得了28万元。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在湖州市耀西投资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刘斌的牵线搭桥下,叶丽智与葛伟又先后促成了某公司两桩项目标承揽。事成后,三人陆续收到该公司副总经理所送的好处费230万元,“旁边人”刘斌分得了60万元。

在葛伟的放纵下,叶丽智愈发胡作非为,开始在葛伟不知情的情况下中饱私囊,以购买屋宇资金不足为由,额定收受请托人财物共计140万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21年2月5日,叶丽智等人与葛伟一起站上了法院的被告席,随着法槌落下,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叶丽智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纳贿罪数罪并罚,决议履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刘斌、冯海川分辨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三年,并处相应罚金。真逼真切演出了一出“一损俱损”的闹剧。

搜索枯肠抗衡组织,幡然悔过来得太晚

一个人是否廉明自律,最大的引诱是自己,最难克服的敌人也是自己。失去了幻想信心,自发心坎充实的葛伟,匆匆迷上了腐化堕落、穷奢极欲的生涯。

在美色诱惑下,葛伟心甘甘心为利益相干人大开便利之门。有的升职了,有的加薪了,有的“荷包”鼓了……利用自己的职务方便,葛伟先后在岗位调动、待遇享受、工作部署、拆迁弥补等事项上,为她们提供帮助。

不足够的政治定力,葛伟在金钱、美色面前败下阵来,底线全面沦陷,走上了一条作茧自缚、断送前途的不归路。

据查,葛伟违背组织纪律,以妹妹的名义开设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但在引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填报时,却隐瞒不报该账户持有巨额股票的情形;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通过投资入股某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获利56.5万元……

葛伟毫无党性准则,通过制作还款假象、转移涉案物品、与别人串供等方式掩盖问题,妄图反抗组织审查调查。

2014年,省委巡视组进驻湖州巡查,葛伟整日局促不安,惧怕从郑某处低价购房的事件败露。但他没有爱护这次误入歧途的机会,而是取舍掩盖本相,将房子原价卖给了郑某名下的公司。

然而,此时的葛伟早已无奈回首,他心中有更多的欲壑须要用金钱填平。因而,当低价购置的屋子还回郑某公司后,葛伟始终感到自己有点“亏”。于是,在三年后的一个机会,葛伟假动向郑某埋怨起了自己的丧失。“机警”的郑某立刻会了意,立刻转给葛伟100万元。

担忧留下痕迹的葛伟,又空心思地从郑某处拿了100万元现金,并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打到郑某账户,制造出该100万元已经偿还的假象。

2019年10月,得悉叶丽智被留置的新闻后,葛伟惶惶不可终日,即时退还了局部违纪守法所得,并与老板们进行串供,同一口径。他还将这些年收受的部门违纪违法所得交由亲戚、友人转移、隐匿,应用所有机遇束手待毙,打算瞒天过海,掩饰本人行贿的事实。

但这一切不外是自欺欺人。不管是“颠扑不破”的攻守联盟,仍是用金钱好处构筑的“信赖桥梁”,都在党纪国法眼前很快坍塌,所谓的“友情”显得不堪一击。他们终极一起站上了被告席。

“我一次次把别人为我量身定做的利益输送,看成是自己的荣幸和机会,寻找种种借口,自我麻木。”深刻分析葛伟案不难发明,葛伟千方百计地遮蔽、瞒哄受贿事实,恰是由于他不敢正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反而抉择胆大妄为地躲避、掩盖问题,以至“毒瘤”越长越大,不可救药。

“悔不慎初,悔不慎独,悔忘初心,悔忘担负。”留置期间,在组织的教导感召下,葛伟终于可能英勇地直面自己的从前,一点一滴地回想、检查、忏悔自己思想和行动的演变进程。

但正如他自己所言,此时的幡然悔悟,已经来得太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颜新文 黄也倩 通信员 孙凯妮)

 起源:中心纪委国度监委网站